EN [退出]
崔嵩>中国新闻

_大连石油管道爆炸事故续 养殖户称损失难计(图)

2017-11-19 14:50
“怒放“的向日葵。爆炸当日,油灰四处飞溅,向日葵上沾满了油污。

“怒放“的向日葵。爆炸当日,油灰四处飞溅,向日葵上沾满了油污。

养殖户老梁去岸边拣浮漂,因油污滑腻,差点失足摔倒。

养殖户老梁去岸边拣浮漂,因油污滑腻,差点失足摔倒。

海滨浴场的看海人在清理自己被油污染黑的双脚。

海滨浴场的看海人在清理自己被油污染黑的双脚。

本报记者 周婷 大连报道

“面对这样的大海,我真想哭。”包海人老梁手里捧着一把从海里挖出来的海螺,海螺的触角还在浸满了粘稠的黑油中挣扎。

7月16日晚18点20分,大连新港中石油原油储备库发生爆炸,导致部分原油泄漏入海。在大连海域,一艘艘清污船开展了一场争分夺秒的“海面保卫战”。但随着风速和洋流的漂动,未来得及清除的原油慢慢向岸边涌去,聚集在沙滩和浅湾里。一片片厚厚的黑油像一团团乌云给当地蓬勃发展的旅游业、海产养殖业、生态环境以及人们的心中投下了一道道阴影。

养殖户的噩梦

老梁在新港矿石码头附近的海滩上承包了一片海。站在他家门前,就能望见油轮停泊的栈桥。

今年6月,老梁前后共投入5万元,在这片海滩下撒下了海螺苗,每日精心看护,等待海螺冬天上市。按照去年的行情,一斤海螺成本5元,上市卖到25元,今年的纯收入过20万元不成问题。

没想到,像做噩梦一样,一场油灾毁了他的发财计划。老梁承包的养殖场全部被覆盖在厚厚的稠油之下。“最厚的油层有1米深,我穿着皮袋裤进海里面去捞海螺,油都没过大腿了。”老梁比划着说。

“现在,没人敢吃这样的海螺,以后也养不成了。”老梁叹息道。

“我的损失能赔偿吗?”他问。虽然老梁不知道赔偿的金额,但他知道,即使赔偿之后,他也失去了这片海,失去了他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

受伤的海岸线

“没人敢来这里洗海澡了。”在大连开发区南坨子海水浴场,保安老王望着空旷的海滩说,“就在上上个周末,这里还人山人海,你要想从沙滩上走到海里,非得使劲挤才进得去。”

这里是距离出事海域最近的海水浴场。海滩上,贺阿姨坐在冷清的工艺品店里,无人问津。“上个礼拜,每天能卖出三四千元。而今天还没到二百块钱。”

大连三面环海,一面临山,是全国久负盛名的海滨旅游城市。一条曲折蜿蜒的海岸线,养活了很多人。然而,油污正随着洋流沿着海岸线由北向南逐渐扩散。

国家A级景区金石滩“十里黄金海岸”距出事海域3公里。金色的细沙沙滩上被黑色的油污玷染,著名的“探海”岩石石身被夹杂着油污的海水冲击后留下了道道斑痕。

而在距离更远一些的付家庄海水浴场里,虽然看不见海水中、沙滩上的黑色污迹,但在沙滩上走一会,鞋子底会粘上黑色的油块。

7月正是大连的旅游旺季。“去年这个时候,没有能空下来的大客车和导游,大家每个人的活都排得满满的。可今天我就闲着呢。”一个导游说。

“游客少有世博会分流的因素,也有天气偏冷的因素。现在只有个别的游客提出退团或将行程延后。”当地一位旅行社国内部经理坚持认为,此次事故不会对外地游客产生影响,但她也承认:“我们大连本地人常去的一些海水浴场,不敢再去了。”

生态环境之痛

在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迅速启动了海水清污行动。截至20日,海上共打捞污物530立方米。同时,多个主管部门发布公告称,目前大连渔业、海鲜商贸、旅游行业所受影响不大。但不少大连市民表示了不同意见。

曾在大连日报社作过记者的赵先生是一位钓鱼爱好者。21日,他在滨海路著名的垂钓点石槽钓上来的黄鱼,煮完后竟有一股柴油味。这里据新港的距离,远远超过了官方公布的原油扩散面积,但海面上仍然有一层淡淡的油膜罩着,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这里的海水曾经是大连最好的,没有一点污染。”赵先生说,“现在,一两年以内估计这里的鱼都不能吃了,而要恢复原来的生态,没有三四年是不行的。”

在长兴路海鲜批发市场,一位专卖贝类水产的大姐说:“现在大连本地正好是休渔季,我们上的海货是从丹东、山东那些地方运过来的。可是如果到九月份开渔了,大连海里的鱼还能吃吗?”

实际上,与大火吞噬油罐导致的损失相比,这场灾难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杨建强说,最直接的经济损失可能是被污染海域周边的养殖户,如果油膜到达滨海旅游度假区、海滨浴场、保护区等敏感区域,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会更严重。而这些影响都将缓慢被释放和发现,目前对相关海域的海洋溢油生态损害评估报告至少在两个月后才能出来。

发展模式之忧

大连给人们的印象是一座宜居城市、浪漫之都,然而它也是一座化工城市。而化工城的动力之源就在事故发生地——新港。

1974年,新港作为全国最大的油品码头之一,选址大孤山渔村东侧的海岬“鲇鱼湾”,建成把大庆石油送往华东、华南、华北的重要出口。2002年之后,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基地、中国石油、中国船舶等陆续租用此处建立储油罐,这里成为原油及成品油的出口基地。为了节约距离成本,大连石化、大连齐化等多家化工厂陆续在周围落户,这里的原住民开始搬迁出去,最终这里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化工厂。

距离大孤山不到10公里的小孤山,是离大孤山最近的居民居住区。这里临山面海,风景绝佳,海边的楼盘售价每平米高达万元。但自从一湾之遥的大孤山建成为大连石化产业群之后,这里时常能闻到呛人的柴油味。

“我们家就是从大孤山搬迁过来的,我们搬过来以后,大孤山又建了许多化工厂,我们住的地方空气就不清新了,难道我们还要搬迁吗?”一位住在小孤山的许大妈说。

2006年,松花江发生水污染事件后,国家环保总局对位于环境敏感区附近、总投资4500亿元人民币的127个化工石化类建设项目进行了风险排查。而大连大孤山有3个项目被列入检查名单,这三个项目所在的大孤山半岛已设立众多化工石化项目,区域环境风险问题十分突出。这三个项目中,大连福佳·大化石油化工有限公司45万吨/年芳烃工程(俗称PX项目),PX是一种高致癌物,一旦泄漏,对环境影响非常可怕。国际组织规定这类项目要在距离城市一百公里以外开发,而该地区距开发区才17公里,因而倍受质疑。

但经过2006年的整改之后,大孤山化工厂却越建越多,新港的储油罐也越来越密。一位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事故万幸的是没有引起周围化工厂项目的连锁反应,但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化工厂密集设立的隐患。

对于这场事故在安全方面是否存在隐患,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差,并没有披露内容。但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新港员工表示:“为了多建一个油罐,许多油罐间的距离是国家安全标准的最下限。也许从国家规范上讲,不存在问题;但我们就不能少建一个罐,多给老百姓一个安稳宁静的城市环境吗?”

一条沾满油污的海带静静地躺在沙滩上。养殖户老梁说,这些油渗到了沙子里,沙滩里的蚬子、礁石上的海蛎子都不能吃了。

养殖户老梁去岸边拣浮漂,因油污滑腻,差点失足摔倒。

“怒放“的向日葵。爆炸当日,油灰四处飞溅,向日葵上沾满了油污。

海滨浴场的看海人在清理自己被油污染黑的双脚。

记者手记 大连海殇

本报记者 周婷

作为一名大连人,此次回老家采访感到心情无比沉重。

7月20日,当走到大孤山附近的一处海湾时,我惊呆了:这哪里是海湾,简直是煤矿啊!海滩上的岩石完全被原油浸染成了黑色,岸边礁石上卷起的是黑色的巨浪!

在采访中,许多当地人对这场“海之殇”感到了切肤之痛。一位海韵广场的保安的话令我难忘:“大连品牌被这场原油泄漏给毁了。”在说这句话时,我分明看到他眼中的那种惋惜。

如果说,在这场事件中,泄漏的原油、烧毁的管线、报废的罐泵,以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污物打捞,是一笔可计量的固定资产损失的话;那么,因为对生态系统的长期影响而导致游客、外界对城市品牌的担忧,则是难以评估的无形资产的损失。

品牌就是一个城市的名片。为了打造这张漂亮的名片,大连曾在全国进行旅游推介。仅在北京一地,王府井、北京站、贵友大厦,巨大液晶屏上播放的“浪漫之都——大连”的宣传片,常常能引来许多行人的驻足观看。每次经过那里,我都会骄傲地跟身边的朋友说:“知道吗?那片海就是我的家乡。”许多朋友到大连一游后也向我称赞“不虚此行”。

可以说,正是因为市政府的重金推介、老百姓的口口相传,大连“宜居城市、浪漫之都”的城市品牌才建立了起来。也正是在品牌效应的影响下,大连旅游收入逐年增加,旅游逐渐成为主要支柱产业之一。

然而,一次泄漏事故在这张辛苦打造的城市名片上洒下了巨大的污点。一位从北京到大连旅游的朋友表情凝重地说:“这场事故可能会导致我们对大连原有印象发生改变。”这令大连人心痛。

人们心头的创伤还表现在城市环境的变化上。2009年,大连在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排名中名列第7位。然而,随着化工产业聚集区等项目的开建,青山绿水渐渐地远离大连人,曾经溢于言表的幸福感也在悄悄流逝。

一位署名“fndgy123”的网友在天涯论坛上发表的小诗说道:“大连不再是大连人的骄傲,大连人的睡梦从此不再安详;不知道哪一个夜晚会被爆炸声惊醒,不知道哪一个清晨会被PX的毒气埋葬;不知道哪一次的蓦然回首,渐渐远离的大海又一次被推移到更遥远的远方。”

诚然,诗歌的艺术存在着夸张成分,但它反映了城市环境恶化给人们心头造成的伤痛。很难说,当未来生态系统的伤口逐渐恢复时,人们心头的创伤能否愈合。

采访中,一些大连人的话值得深思:“事故发生后,我们每天看报纸、电视,都说消防队员积极扑救,已经没有污染了,海鲜也没有问题,好像没有事了。实际上,这是表面的情况。我们应该知道更多深刻的东西,我们想知道更长远的未来会怎样。”

当前文章:http://88727.ddqdgj.cn/article/20171115/0vajo.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14:50

长沙二手房行情  采购合同范本  万仙山  婚纱照价格表  孙亚龙老婆 慧慧  仁寿寺吃斋的搬到哪了  上海皮肤病医院可靠吗  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  征服领导夫人 官路桃运  个人德育总结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大连石油管道爆炸事故续 养殖户称损失难计(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山东常熟人才网